我不是药神电影成就华语高票房 欢迎参与话题评论 - 石家庄7网
石家庄最贴心的社区服务平台欢迎您

我不是药神电影成就华语高票房 欢迎参与话题评论

信息来源:石家庄7网 更新时间:2018-07-10 12:01 编辑作者:赵雅晴

话题评价由懒猪问答提供:http://www.lanzw.com/question/72.html 

在短短的几天之内,《我不是药神》就成了今年华语电影票房的最大爆款。这部讲述平民小人物从印度走私低价仿制抗癌药物“治病救人”的影片在普通观众中激起的强烈反响和受到的热烈欢迎程度,似乎只有一年前的《战狼2》可以与之媲美。 从电影从业人员的专业角度来看,《我不是药神》在几个关键方向上突破了饱受诟病的隐性“中国电影审查制度”的限制。首先,从严格的法律角度审视,影片被褒扬的主角和配角们是确凿无疑的违法犯罪者。而自从2000年以来,以罪犯为第一主角并对其持积极赞同口吻的中国大陆当代现实主义题材电影长片项目甚至很难通过立项审查,更不用提获得龙标出现在院线大银幕之上。 其次,我们在《药神》中见到了中国电影二十年来最具争议性的人民警察形象:他们要么缺乏人情味而僵化死板,甚至站到了影片中以负面形象出现的资本一方;要么违抗上级的意志而同情违反法律的走私犯。由于《药神》剧情的特殊设置,让通常代表权威、法律和正义的公安警察无论站在互相对立的哪一方背后,都无法避免其银幕形象的“非正常”负面化。这同样是大胆而具突破性的处理思路。 最后,无论影片以怎样热血沸腾的方式刻画主角牺牲自我以拯救病人的高尚精神,来传达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友爱,它都不可避免地暴露了在不完善的社会医疗福利制度下,经济状况捉襟见肘的绝症患者所陷入的近乎残酷的绝境。而这样的表现很难不让观众将造成问题的根源与彼时的相关体制联系起来,特别是类似的景象时至今日还在各大公共医疗机构持续上演。它所产生的针对上层建筑的隐性指涉也可以说是在中国电影中前所未有。 由此看来,《药神》几乎是一部带有指标性意义的现象级影片,它意味着此前很多不成文的创作壁垒都似乎有了松动的可能。但这究竟是审查标准放宽的信号,还是某种崭新的创作指导思想终于获得绿灯的标志?

timg.jpg

《我不是药神》无疑是今年上影节最大的亮点之一。还记得那天,几乎是一个小时之内,我的朋友圈忽然就刷满了对于《我不是药神》的赞誉之词,评价之高,几乎有登顶今年国产片口碑榜之势。更加难得的是,在抱着这么高的期待参加了前天的看片会之后,我依然没有觉得失望——这确实是一部年度作品,徐峥和宁浩这次带着青年导演文牧野,为中国电影干了件相当了不起的事情。 影片的故事结构与类型其实是很传统的,稍有看片量的人看到一半就能猜出故事的走向,但也恰恰因为这样,第一次操刀长片的青年导演文牧野,才能在自己的处女作中将叙事节奏把握得张弛有度、流畅自如,很大程度上保证了电影的观赏性。不过,要说到《我不是药神》的独到之处,还是在于影片的题材与演员的表演上。 《我不是药神》讲述的是一个性保健药店老板,靠走私印度白血病特效药而发家致富后最终难逃法网的故事——用这样一句类似“今日说法”的说辞,倒是可以轻松概括整部电影的故事梗概,但影片真正聚焦的,却是中国人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来都不曾解决的“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 相信每一个家中曾有大病之人的观众在看完《我不是药神》之后都会感同身受:“这些药凭什么就这么贵?!谁TM吃得起啊!”,而身为一个制药专业出身的人,朋友圈里最不缺的就是医药代表,我对中国的药价之高,感触更多。其实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就一直在进行不同程度的医疗改革,从政府主导,到市场主导,到现在所谓的多项并举,虽然花样一直在变,但我们却发现治病越来越贵了。

免责声明:本网所刊载的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转载以及用户投稿,如有侵权或不同意见请联系我们

-----------如您有好的新闻稿件请编辑完整后投稿给我们,投稿邮箱:sjzsjz@qq.com----------


创建绿色网络平台 | 打造社区便捷生活 | 拒绝不良健康信息
版权所有:石家庄7网 @ 2016-2020 未经本站同意及授权禁止转载和镜像
本站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和信息均由会员发布和会员投稿,如有侵权或虚假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